首页 > 女生耽美 > 千苒君笑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16 章 就那么怕我?(1 / 2)

那双手撑在敖翌胸膛上,仿佛会烫伤她一般,使得敖缨越推越没力,最后不由出声道:“你出去……”

可敖翌进来时毫不费力。

他透过廊下的灯火与月光交错,看着敖缨道:“你走错了房间,进的是我的房间。”

敖缨一呆,瞬时连仅剩的一点底气都没有了,瓮声道:“哦,那我出去。”

可她还来不及跨出门口,敖翌手臂往她肩膀上方一挥,便将两扇房门稳稳地合拢了去。

她僵硬地面对着紧闭的房门,连转身都不敢。

“今晚喝了多少酒?”敖翌问她时,呼吸若有若无地落在她的后颈上。

敖缨沉默了片刻,道:“那是糯米酒,不醉人的。”

“转过身看着我说话。”

敖缨深吸一口气,抬手想去开门,可被敖翌一掌压着门扉,不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打开。

她道:“我累了,我要回去睡了……”

敖翌声音十分低沉,就响起在她耳畔:“你不敢转身?就那么怕我?”

敖缨禁不住轻轻颤栗,道:“如果……我说我怕你,你就,你就能远离我一些吗……”

话音儿刚一落,敖缨便觉自己的腰被一只手扣住,接着毫不费力地把她翻转过来。

她来不及说话,也来不及反应,下一刻呼吸一热,便被人摄了去。

她瞳孔一紧,隐隐倒影出某个人影。将她压在房门上,俯头就吻住。

吻到她快要窒息的时候,敖翌方才放开她,看她大口大口地喘气,道:“怕我也无妨,怕着怕着就习惯了。”

说罢,趁着她张口喘息之际,再度俯头,径直霸占到她口中去。

敖缨双手推着他的臂膀,做着无声的抗争。后来渐也无力,手指微微揪着他臂膀上的衣裳。

他的身上也有酒气,男子气息如此浓烈。敖缨禁不住,身子顺着房门缓缓往下滑。

他手臂一勾,便一把将她擒了回来,狠狠揉进怀里,扶着她的头吻得至深。

二哥……敖翌……

不能够再这样了……

第二日敖缨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好好地躺在床上。身上外衣褪了,放在旁边叠得整整齐齐,自己身上穿的也还是整齐的。

她一回想起昨夜,便是第一时间想起敖翌将她压在房门上吻她的事,十分的心烦意乱。后面她怎么睡着的,又怎么躺上床的,一概不太记得了。

一大早,姚家主母还是派了两个丫鬟来伺候敖缨洗漱。

今日她是送嫁姑娘,也不能够太马虎,便由着丫鬟给她梳妆了。

丫鬟给敖缨梳了头,上了薄薄的胭脂,嘴甜道:“三小姐天生丽质,这唇色不点而朱,极为红醴,倒用不着画蛇添足再抹口脂了。”

敖缨怔怔地望着铜镜里的自己,不由伸手抚上自己的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