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千苒君笑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47 章 拿什么可以跟她比?(1 / 2)

温朗看见敖翌在凉亭里,便往这边过来一看,发现他妹妹被敖翌的身形给挡住,也在这亭子里。

要不是温朗来得及时,温月初可能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思及此,她顺着凉亭柱子瘫软下去,浑身哆嗦、后怕不已,哭得不能自己。

温朗把温月初扶起来,道:“月初,这是怎么了?”

敖翌低眼看她,道:“阿缨只不过摔断了一条腿,你劝劝她,不必如此自责。”

这话温朗听来不是滋味,道:“三小姐的情况可要紧?敖二,这次委实是月初做得不对,我代她向你赔不是。回去以后我定严加管教她,不会再让她做出这样的事。”

敖翌点点头,道:“那两匹马检查过了吗?”

温朗道:“检查过了,并无异常。有可能是吃错了东西,听马差讲,马突然发病的事之前也偶有发生。”

温月初倏而怔愣地抬头看他,眼角的泪还垂着。

敖翌亦侧头看他。

温朗面色严肃,无往日的半分玩笑之意。他蹙眉道:“怎么,你不信我?你若不信,再派别人去检查一遍。”

片刻,敖翌道:“我信你。既是意外,你带她走吧。”

温朗一边搀扶着温月初一边道:“等三小姐好些了,我再带月初登门谢罪。”

要不是温朗扶着,温月初走路都走不稳。

温朗路上一言不发,带着温月初回家以后,直接领着她回院子,进了她的房间。

温月初人还恍恍惚惚的,紧接着脸上便是一疼,火辣辣的感觉瞬时蔓延了整张侧脸,伴随着“啪”的一声,那力道颇大,温月初身子一偏,就趴倒在了桌面上。

随之她捂着脸,才意识过来,这一巴掌是温朗打的。

她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他,从小到大他都没打过自己。

现在的温朗是满脸怒气,与先前在侯府时的冷静大相径庭。

温朗沉声道:“今天你都干了些什么?那马你动了手脚是不是?”

温月初摇头,辩驳道:“我没有……哥哥不是说那马是吃错了东西,自己突然发病的吗?”

温朗冷笑,道:“你信吗?”

温月初看见他从袖中取出的那枚银针时,脸色煞白。

温朗道:“这是在你骑的那匹马上找到的,你觉得那匹马还是突然发病吗?事到如今,你还想抵赖是不是?我原以为你只是争强好胜了一点,却没想到你竟存了这样的歹毒心思!你想害死敖家三小姐是吗?”

温月初哭了起来,猛地摇头,道:“没有,我没有想害死她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想胜出罢了……我也没想到,那马会突然朝她冲过去……”

温朗冷眼看着她,道:“难怪一开始你就问我三小姐是不是也去,这银针你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吧?你早就打算到了马场以后想办法和三小姐比试,她若不如你还好,她若比你强,你就把准备的银针用上!温月初,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心计变得这样深了?”

温月初再也无从辩驳,趴在桌上哭得撕心裂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