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千苒君笑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394章 糙汉与精致媳妇儿(1 / 2)

床上事先放了汤婆子暖和了,她躺下后,苏恒拿了药箱来,他拂衣坐在床前脚踏上,一边找药一边道:“手给我。”

敖缨慢吞吞地伸了出去。

苏恒看着那伤痕,目色又是一顿。

给她上药时,他往伤口上轻轻吹着气,敖缨心里觉得踏实极了,一手拉着被角遮住了大半张脸,只露出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在外面,歪头一直贪恋地看着他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,道:“已经不痛了。”

苏恒眼神幽沉地盯着,不知道她在这一道伤上反反复复割裂过多少次,才有这般狰狞粗糙,晦声道:“你当这手不是你自己的么,割得这样狠。”

起初倒是割得不深的,但后来她的血少了,淌不出来那么多,她就一次比一次割得深了。

敖缨又有些心虚,一时牵着被角把眼睛也遮住了。

苏恒道:“捂着不难受吗?”

敖缨道:“不难受。”

苏恒给她上药之时,她还是猝不及防瑟缩了一下。

然后敖缨就感觉到腕子上烙下一枚温软的痕迹,她身子轻轻颤了颤。

有过无数次这样的体验,即使没有用眼睛看她也知道,是他的唇亲在了她的皮肤上。

他一边给她上药,一边亲她的手,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她的许多疼痛。

她被苏恒转移了注意力,感觉他温热的唇一下下烙印着,她不由微微蜷起手指,确实没再感觉到痛。

随后苏恒用绷带将她小臂一圈圈缠起来,缠得细致而整齐。

全部弄好以后,苏恒把她的手塞回了被窝里,道:“先睡,我一会儿就回。”

敖缨这才把被角稍稍往下压了压,露出眼睛看着他把药箱拿走,又去拿了自己的衣物去冲澡。

没一会儿他便回来了,一盏盏熄了灯,方才在敖缨身边躺下。

他侧身就把她揽进怀里,摸摸她的手脚,这么快就有些凉了。她现在气血严重不足,难免的。

苏恒也不说什么,用脚将她的双脚勾起,用腿给她压裹住,又拿着她的双手往自己衣襟里伸去。

敖缨缩了缩手,可被他握在手心里,低沉道:“躲什么,又不是没摸过。”

敖缨根本抗拒不了,就被迫伸进他的衣襟,被他强行抓着贴在他胸腹的皮肤上。

他的皮肤硬实又温热,敖缨一时有些无措,手抵着他的胸膛,脸颊微微有些发热。

苏恒道:“你抱着我就不冷。”

她迟疑了一下,终于还是缓缓往下,轻轻环过他的腰,手贴在他结实的后背上。

她歪了歪头,侧脸依偎着他的胸膛,虽然有些脸热心跳,但还是心满意足地阖上了眼。

苏恒将她拥得更紧两分,两人身躯毫无间隙地相贴,他衣衫敞着,几乎等同于裸着上身,更好地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。

除了将她拥抱以外,他没再有进一步的亲密动作,就只是低头亲她的额头。

敖缨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脸,便始终埋头枕在他胸膛上。

她已经好久都没有感到这般温暖过了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晚间入睡时都是浑身冰凉,渐渐地她都已经习惯了。

可是现在很温暖,她想,还是这样的感觉好啊。

楼千古这边,苏恒把敖缨带走后,加上楼千吟也来瞎凑了热闹一番,姑嫂俩也意兴阑珊,没有了彻夜狂欢的劲儿了,于是楼千吟回房不久,姜氏也告别楼千古,瑟瑟缩缩地摸回了房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