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千苒君笑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025章 他就是个可怜虫(1 / 2)

东阳侯见状,立马用力地收挽马缰。

可一时收不住,那马直突突地往街边石墙上撞去。

敖缨无所畏惧,道:“你不是要一起下黄泉么,现在就可以!”

东阳侯神色一变,眼见着那石墙近在咫尺,他倏地横臂捞过敖缨的腰身,纵身就跳下马背。

马跑的速度太快,以至于两人猛地落地后,缓不了那股冲劲,东阳侯手臂紧紧搂着她,一手护着她头,在地上滚了好几圈。

他衣裳都擦破了,满身血污夹杂着灰尘,颇有些狼狈。

他阴冷着脸,拎着敖缨起来以后,一言不发,换了另一匹马,直接把敖缨横放在马背上,翻身骑上,就扬长而去。

在场的东阳兵和将领们都不由重新审视敖缨的身份。

东阳侯回到府宅前,翻下马来,扛着敖缨就大步入内,一路往后院去。

敖缨又回到她居住的院落,之前的房间。

东阳侯粗暴地一脚踹开房门,径直走进去,便将她扔在床上。

敖缨头晕眼花,也不知在何处撞破了额头,渗出殷红的血迹。

他欺身而上,手里掐着她的下巴,迫她与自己咫尺相对。

他的眼神如一头即将发狂暴躁的野兽,阴狠咆哮道:“你就这么想去找他,不管我对你多好,我把一切捧到你面前,你始终都不屑一顾,都不会对我这里生出半分留恋,是吗?!”

他眼眶赤红,又道:“我未曾亏待过你,我尽我可能地对你好,我以为你至少会有一丝迟疑。哪怕只有一丝你都不肯给我!”

有那么一瞬间,他真的想掐死这个女人。

只要掐死她,自己也就再无顾虑,自己也就解脱了。

可是当他的手扼住她脖子的时候,终究是无法下狠手。

敖缨眼前昏花,头重脚轻,艰难地喘了两下,道:“你派重兵看着我,照看我的婢女也都身怀功夫,你以为凭我一己之力,能轻易逃离这个地方吗?”

他定定地看着她,眼神凶狠中又是可怕的占有欲,仿佛即刻就要暴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