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生耽美 > 千苒君笑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893章 你哪来这么凶?(1 / 2)

敖缨鼻尖持续发酸,额头贴着苏恒的脖子,传来他的体温。

在此之前,她一直感到很不安心,不管做任何事,心里都总是没有着落。而今,虽然嘴上硬,可实际上早在昨晚在看见他的人、听见他的声音时,她的心就终于落下来了。

良久,她涩声酸苦道:“信不信你又如何,你离我那么远,别的女人对你使什么阴谋诡计,我也看不见。”

苏恒一手扶起她的脸,让她正视自己,道:“我营中那么多兵将看着,能有什么阴谋诡计?我在军报上尽量简洁,也没回信与你解释,便是不想出岔子,以免有人借此迷惑你。但只要见了面,我都会好好跟你说明白。”

他看着敖缨鼻尖眼睛都红红的,眼里噙着一片水雾,一时心都揪着了,又道:“不许哭。”

敖缨本来以为自己能逼回去的,可不想他这一说,顿时泪珠儿一串一串地自脸颊滚落,在她脏脏的脸上洗出道道痕迹。

她哽声道:“你哪来这么凶?你这是跟我好好说的样子吗?”

苏恒更心疼了,语气缓了缓,哄着道:“我错了,不要哭。”

敖缨抽了两口气,心中越发感到酸涩,苏恒拥过她就重新揉进怀里抱住,手里也没闲着,解了她衣带,一手揽着她靠着自己,一手将她的外衣褪下。

敖缨泪眼婆娑,终于是满腹相思依恋又委屈地蹭他脖子。蹭得他脖子湿湿的都是她的泪痕。

她那浓密湿润的睫毛又总是若有若无地扫在他的喉结处,跟挠他心肝似的。

苏恒揽着她的手臂紧了紧,低头亲她鬓间,而后看了看褪下来的她的外衣,上面血痕依稀,大致就能知道她伤在了何处。

苏恒喉结轻轻滑动,解她中衣时更加小心轻手了些,只是却被她按住了手。

苏恒低低道:“疼?”

敖缨摇摇头,嗓音有些哭后的沙哑,道:“没大碍,就只是些皮外伤。”

苏恒道:“给我看。”

她拧不过他,就被他给剥了中衣,可见她裹了胸,身姿十分纤细,那腰下赫然有一道一掌来长的伤口。还有后肩亦有伤痕两道。

好在是有盔甲护体,伤得不深,已经自行止血了。不然哪禁得住赶一天的路。

苏恒触目所及,眼神晦得有些可怕。

起初敖缨还遮遮掩掩的,但怎能瞒得过他,他强横地解开她衣襟,便可见除了见血的伤痕以外,周身还到处都是淤青和擦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